维纳斯的空间没我难过

腦※內※回※転:

#全金屬狂潮# #フルメタル・パニック!# #COS# ||テレサ·テスタロッサ :Yumiya || photo:@Ayumi玉米- || special thanks:@请给我一杯鸡汁

肌肉鲜花饼:

  

正片太多了我……一部分一部分丢……大概一百多张图……吧嗯

[大家不要再欺负黄少了保护话痨人人有责啊!]你们当天差点压死我造不造啊!!!!!!

phx@给妹妹刷牙_24mm猫君 

喻文州@洛神EVA_此人已离开地球勿念 

黄少天:@哈喽路的眼无子特别屌_荣耀不败

卢瀚文@渣渣爪殿_ 

郑轩@你猜我死的还是死人 

宋晓@金思火腿的身高特别屌_荣耀不败 

李远@小A-Miluki 

徐景熙@呆木MAKU 

Cosplay写真馆:

ZoYoYo:

-====银魂  ·  独角仙!====-

10P是GIF~

GIN桑---ZoYoYo

神乐-----笑娘

新八几---双木林

PHX-----天知 

协力-----津阿默

这套图是笑娘在天津这四年中最后一套图了 但不能伤心  以后还有机会一起玩耍~~~~

拍的很开心~~~阿八说超累诶 瞬间感觉很对不起她233333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跟我拍图都是很累Q Q



【女神异闻录3+4】--another world--

微热:


+


+


鬼太郎:唯川


番长:晋月


photo:193丨娜娜丨huha


THX:小白丨小予


+


+



 



  


 



 




 


 +


+


+


+


 贺P3M上映!


和番长从白天爱到晚上!


上次放P3图的时候,刚好赶上P3M第一支PV公布,如今都上映啦!一开始激动得不得了现在反而平静许多,反正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到QVQ


感谢导演深夜提供场地拍照,谢谢花哈娜娜小白小予那么冷的晚上陪战到半夜QAQ你们知道我是爱你们的,天天都在爱!爱也说不完!!!简直就是大家帮助我走出了瓶颈期!谢谢亲爱的晋月跟我


一起鸡血,虽然最后我还是把刀搞掉了_(:з」∠)_ 亲爱的番长最最最最爱你咯!P图排版的思路一级棒啊!不愧是专业的!大部分后期都辛苦你了…谢谢给第二次忘记拿衬衫的我借衬衫!!!后期受到了N多启发!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我们P4也要加油哦!


真是难忘的回忆啊,三点过四点才睡,早上七点爬起来化妆,因为第二天拍逆转QAQ 连战两天老年人是有点儿遭不住呢



附赠一张夕阳下的青春……


 



 



 

寝る子:

给我家喵子拼个表情。。。

I.KAGUYA:

2013/09 KARNEVAL
Yogi:Fuji
Gareki:Kaguya

Photo by abcc

AB桑捏快乐!!祝新的一年工作顺利,COS也玩的更加开心哟~~

其实这枚贺图是18日晚上P的,那个时候还没有超过时间嘤嘤(跪

为了能到狂欢节原画彩图的那种效果叠加了很多素材,居然不知不觉超过了24点……

寿星大大千万不要嫌弃嗯哼~明年再一起拍COS次饭噶散户~~~

完美世界的彼方[PSYCHO-PASS同人]——37(上)

冰之境界:

#37 终焉


“什么条件?”


神经一刻不敢放松,狡啮就知道西比拉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


“我们可以放你自由,从今往后你不再作为潜在犯遭到西比拉的追杀,但是,你必须在阻止西比拉秘密泄露的同时确保克隆体的安全,并且把你身边的槙岛圣护也交给我们。今后,生存也好死亡也好,槙岛圣护的一切将与你无关。”


“……”


偌大的空间在这一刻被沉默支配,大厅里的气温仿佛低过了冰点,空调失去价值。


西比拉是认真的,狡啮深知这一点。


“自由”——整座城市的市民打从出生便没资格拥有的宝藏,如今,这宝藏就摆在他眼前,诱惑着他灵魂中的自私因子。


放下枪,单手插进大衣口袋里,狡啮踱了几步,像是在绞尽脑汁衡量利弊。


“是个不坏的提案呢!”


突然,槙岛的声音迫使他停下来。转身将挺拔的脊背留给禾生壤宗,他牵起槙岛的手,扭头,炯炯黑瞳犹如被擦亮的耀石。


“自由是不错,但我更放不开这家伙!”


啪——


当黑暗夺走视线时,身体突然受到一股蛮力牵引,槙岛不自觉地奔跑起来。后方,可想而知在这突如其来的停电下,西比拉系统和那些无人机将会多么慌张。


“这也是高羽明干的?”


无需看清拉着自己跑在前方的人,单凭掌心的触感他就可以肯定那个人是狡啮。


“没错,是你钱给的太到位,我刚刚只是用大衣兜里的移动终端发了条空白短信,他就懂了。”


“呵呵,跟崔求成一样机灵呢!”


“别在我面前夸别的男人!”


黑暗中传来狡啮喘着气的低吼,槙岛双唇抿成愉快的弧线。


“这么黑,你知道往哪走?”


“很快就会亮了,高羽明最多只能为我们争取三分钟时间。”


“所以?”


“所以我们要在三分钟之内赶到中央控制室……注意,到楼梯处了。”


禁不住怀疑狡啮的大脑里是否嵌入了这家电视台的3D建模,槙岛凭直觉以及狡啮的导航迅速跑上了楼梯。


 


“真能干啊……”


失去电力,身处黑暗中的克隆槙岛漫不经心地摆弄着手中发出星星点点淡蓝色光芒的U盘——


西比拉系统的真相,就在其中。


这应该算是制造他的那个人,送给他的最后的礼物吧?毕竟快到圣诞节了。


闭上眼,在这短暂的瞬间,他仿佛听到了,那首在过去家喻户晓的圣诞歌曲《Jingle Bells》。据说,耶稣是能拯救众生的圣子,就算是真的,恐怕也早就放弃他这个堕落的灵魂了吧?


笑容浮现,如果不是停电,一定藏不住其中悲哀的自嘲。


 


还差一秒满三分钟的时候,狡啮和槙岛赶到了中央控制室门口。


然后,灯亮了!


砰地一声打开门,黑洞洞的枪口扫视一圈房间——空无一人。


“你呆在这里。”


可疑的气味堵住鼻腔,狡啮叮嘱完槙岛后,一个人缓步向控制室里走去。


不在这里么?怎么可能……


刚对自己的判断产生质疑,一样东西突然飞了过来,犹如锐利的刀子,将视线切成两半。


注意力被分散了!


因为那东西在狡啮的黑瞳中留下了清晰的影子——一个U盘。


刺啦——


手腕一疼,枪从手上滑落,剃刀的刀锋咻地一下擦过眉骨,与此同时,狡啮高高抬起的腿被克隆槙岛用坚硬的手臂挡下。


不过,克隆槙岛也并不从容,因为在他现身的瞬间,便成为了槙岛的猎物。


唰——


勉强弯腰躲过剃刀的偷袭,克隆体看准空当一个飞踢击中狡啮腹部,然而他自己也吃了槙岛一记拳头。


“啧!”


以一敌二,他感到力不从心,在被狡啮连续猛打两次肩膀后,他一个踉跄栽倒在地。手枪霍然映入眼帘,像被打了一针强心剂,他看准时机抓住手枪,顺势在地上打了个滚,将先前丢出去的U盘捡了起来。


啪啪——


枪声响起,有一颗子弹残忍地击中狡啮的右腿,鲜血顺着裤管流了下来。然而狡啮却愈挫愈勇,一个前踢踢中了克隆槙岛的手,手枪再次咣当一声摔在地上。紧随其后,槙岛的剃刀横向一扫,几根银白色发丝飘下,克隆体的额头被划出了一道流血的伤痕。


“切!”


咋舌的同时,克隆体一个回旋踢将槙岛踢倒,眨眼间夺门而出。


捂住腿,狡啮疼得直咬牙,连手掌都禁不住颤抖。


见状,槙岛伸手想去扶狡啮却被制止了。


“别管我……去追那家伙,绝不能让他跑了……”


金瞳里映着受伤的男人视死如归的表情,槙岛知道,只有杀死克隆体对狡啮来说才是最大的欣慰。用力一点头,他二话不说飞也似的追了出去。


浓浓的血腥味使空气变得又甜又辣,狡啮从口袋里抽出一把小刀,在没有任何麻醉的情况下硬生生挖出了嵌在小腿血肉中的子弹。


伴随一声隐忍的呻吟,子弹啪嗒一声滚落。


以最快最简便的方式包扎好伤口,他捡起枪,目光如炬。


 


当!


剃刀与剃刀撞击在一起,刀刃之间擦起的火花像闪电,刺伤人眼。


一路飞奔却仍被追上的克隆体,与一路飞奔终于追上猎物的槙岛——两个人正站在被电视台高耸的身躯遮住的,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地里。


一模一样的长相,一模一样的衣着,一模一样的武器——


这究竟是巧合呢,还是命中注定?或许两个槙岛圣护本人也解释不清吧!


“为什么要帮那家伙!你以为有了他你就摆脱孤独了?”


拳头狠狠砸来,却被手掌打散了力量。


“不是……我只是,找到了不厌烦这个世界的理由。”


飞踢击中对方腹部,然而下颚却被对方击中——自己与自己的战斗,永远都是两败俱伤。


“哼,你只是在利用他!那个人跟我说过,迟早有一天你还会重蹈覆辙,像你这样的家伙不可能有真正的理解者,直到死,你都是孤独的!”


狰狞的吼声,狰狞的表情,狰狞的武器……一切的一切都狰狞得好似来自地狱的魑魅魍魉,带来扭曲的仇恨。


“那你又怎样?被人为制作出来的赝品,你敢说你不孤独?”


“没错!所以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我就能解放!只要杀了你!”


刺啦——


“唔!”


鲜血喷了出来,瞬间染红了左下腹。与此同时,又一道鲜血在空中架起殷红的桥,对方的胸口像动过大型手术,一下子浮出一道长长的呈35°角的刀痕。


“槙岛——”


就在这时,姗姗来迟的狡啮,现身了。



溪涧的爱之呗 一

甜雨雲:

河童告诉我说,她已经全都忘记了,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见她的眼周有些发红

在她娇小的蓝色身影忽悠悠的消失前,我偷偷带走了她的厄运。

阳光真暖和呀,我舒展了下手臂,望着湛蓝的穹顶。

但愿她的一天也是风和日丽的。






每天正午的时候,都可以看见河童们在玄武之泽的水边嬉戏,把自己制作的满意的作品拿出来炫耀。虽然她们自己也不知道那些东西到底做何用处,但也许她们能从把拾来的废物组装成某样东西的过程中感受到自豪和满足感吧。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只绑着小女孩才有的双马尾的河童,她似乎是河童们的中心人物,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站在河滩里最高的石头上指挥着水坝工程。尽管如此,她也非常的受欢迎,这也许和她活泼像男孩子一样和大大咧咧的性格有关;有时我经过瀑布旁的溪涧的时候,会看到她带着几只工龄尚小的河童焊接着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废铁,而有时,又只是看到蓝色的身影从林间一闪而过。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有时候可以听到山谷间传来其他河童对她的呼唤声

“荷取!到这边来帮忙啦!”

“荷取好厉害啊!河水好干净!”

“哈哈小荷取把黄瓜分我点啦”

看起来不是个坏孩子,我感觉内心些许有些庆幸这和我毫无关系的事。

结果我还是情不自禁的开始留意这只河童的行踪起来。

就像是她特别胆小,会因为一点点人类动静飞快的窜走

就像是她喜欢拿着芦苇穿过妖怪之山的瀑布,从突出的大石头上跳过

就像是她会售卖自己制作的名字叫“照相机”的小盒子给山上的天狗们

就像是,她的恋情开始于一个燥热的初夏


对于神明来说,阳光明媚的一天又或者是狂风暴雨的一天,只不过是自己无限的生命中比一秒还要微不足道的存在罢了,我想对于她来说也是一样吧,有时可以看到她伸着懒腰对着其他的几只河童抱怨着过去近一百年发生的事。

那天的阳光很充足,温度也跟着升高了起来,我换了件比较轻薄的裙子到山腰的小溪边乘凉。

好热啊…我把靴子脱了下来把脚泡在了冰凉的溪水里,顿时吁了口气。就这样坐着不免有些无聊,我开始四处张望,令我很惊喜的是就在不远处的河滩,荷取正将身体泡在水里消暑,她很随意的把雨靴和外套扔在了一旁,只穿着白色的背心和那条蓬松裙子就把整个身体浸在水里了。

我也想那样泡在水里啊…不禁有些羡慕河童在水中还能呼吸的体质,我的身体轻的和纸一样,放在水里会像雏人偶一样漂走吧…想想自己从河面上飘过的样子不禁觉得有些羞赧。

然而这时,我听到了她的惊叫声,紧接着就看到了面前飘过的蓝色雨靴,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瓶子和奇怪的木质物件,我往上游望去,发现河童的绿色的大背包倒在一边,包里面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掉在水里,而河童正慌忙的用外套打捞着掉在河里的东西。

看来是起身的时候不小心把包给撞倒了吧,我试着帮忙捞起那些漂到我面前的东西,我捡起它们放在岸边,然后往下游走看看能不能帮忙捡回些漏掉的。

我沿着小溪踱步,一路上也没回收几样东西,快到山脚的时候却发现河童早就到了,正在急急忙忙的在石缝里寻找着。我发现她一只脚上的靴子还没找回来,赤裸出来的脚上有些被树枝弄出来的擦伤。

”没有…没有…呜呜到底去哪里了"我听到她急着带有哭腔的嗓音小声的自言自语

我刚准备过去帮忙,没料到她竟然猛地扎进水里,往上游的方向游过去,我赶紧跟了上去,想起了上游有一段湍急的河水,那里的乱石嶙峋,也许她掉的东西卡在了哪个石缝也说不定。

那里的河水流的很快,我不敢下水,只能站在河边看着时而从水里冒出头的河童。

而这个时候,从河岸的另一侧,一个身影正在慢慢的靠近,我眯着眼睛仔细的看了看,结果让我很惊异

“人类…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有些不敢相信,仔细确定了河对岸的那个确实是人类男子“这里不是妖怪之山吗…为什么会有人类靠近…”

从男子的穿着来看应该是人间之里的的住民,他看起来很年幼,用人类的年龄来计算应该活了十五六年左右的样子。没记错的话这时用人类的语言应该称他为少年。他看起来精疲力尽的,身上的衣服也被树枝划破了几处。

视线被那个人类少年吸引,却没发现河童已经离这边越来越近了。

“啊!我的靴子!”她一声惊呼,把我和他的目光都拉了过去,一直都在努力控制身边水流的她最终没坚持住,一个没踩稳就被水流冲了下来,狠狠地撞在了石头上。

当时的我很紧张,因为实在不知道该做什么

“嘿!”少年想都不想就跳进了水里,向荷取游过去

太愚蠢了…心中难免的为人类一根筋的大脑感到可悲。

很自然的,少年呛了不少水,但是还是抓住了荷取的手。他们在河的中央,我什么也听不到也看不清,只看到少年潜到了河底,荷取也潜了下去。在接下来我就发现荷取已经拖着少年的身体在我这边上岸了。

“那…那个…你没事吧”

荷取的呼唤声很小,面对人类胆小怯懦的她不敢做太大的动作

“没事…你呢?”

我算是看清了少年的长相,他和普通的人类很像,健全的四肢,还有一张干净的脸,黑色的发丝和普通的人类都一模一样,他捂着头坐起来,看着河童苍蓝色的眼瞳,笑出声来

“你长的和平常人不太一样呢”

河童的脸噗嗤一下就变红了,不擅长应付人类的她结结巴巴的说:“啊!…啊…我我我…”她猛的一下站起来却没站稳,我看见她没靴子的那只脚的脚踝被磕乌紫。

人类很担忧的看了一眼她的脚“脚受伤了吗?”

“啊啊没事!”她蹲下来用湿漉漉的裙子盖住双腿,不敢正视人类的眼睛"不用担心我的…”

不知道是冷还是害怕,她的身体颤抖的厉害

“不可以!”人类的少年拉住她,一脸严肃,河童明显是吓坏了,眼睛瞪大了一脸惊恐的看着人类,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

“你的脚被石头卡住勒成这样,怎么这样不爱惜自己!”他反过身蹲下来,侧过脸对着它说“别任性,过来,我背你”

河童不敢说话,呆呆的立在那里。

人类看她无动于衷,走过去把她抱了起来

“哎哎哎哎!!!”我感觉她脸上充血红的可怕,四肢在空中乱扑腾着

“我我我!我自己可以走的!”她挣扎着从人类的怀里摔了下来,踉跄的向密林跑去,跌跌撞撞的跑了不久还是摔在了地上。

人类追了过来把河童背了起来,而她也是精疲力尽没力气再挣扎了,一脸绝望的任由人类背着她往山下走

一路上我一直偷偷的跟在他们的身后,偷听他们的对话,人类说他是听父亲的话上山来探探路,听说山上有价值连城的玉石,他家是做玉器的,不过他个人对植物和草药比较感兴趣,然而途中在到瀑布附近的时候被大群乌鸦袭击,于是逃到山腰附近的小溪。紧接着就看到了被水冲走的河童。

河童和我都有些惊讶,他似乎并没有听说这座山上居住着妖怪和大量天狗的传闻,似乎在人间,鬼怪之类的事并不受待见,自然不可信吧。

河童起初是支支吾吾的不敢说话,警惕的盯着人类的后脑勺,生怕他做出什么恐怖的行为;但渐渐的,河童失去了最后的力气,把头靠在人类的肩上和他聊了起来

河童问他要把她带去哪里,他说他要把她带回人间之里医疗,害怕人类的荷取猛地一震

“啊啊啊!不要啊!”河童急得哭出来了“求求你别带我去…放我走吧…”河童用央求的语气说

“怎么了?”他似乎感觉到了不对劲,把河童放下来,而她坐在地上小声的抽泣着

“不去医治的话会越来越严重”他语气很亲切了许多“没事的…没事的…”他轻轻的拍着河童的肩安慰她“你害怕大夫吗?”

她低着头不说话,摇了摇头,小声地哭着

“不还是怕医药费太贵了?你的父母呢?”少年有些关切的问她,可她却一直埋着头哭

“有什么不能说的吗…”不知是少年的自言自语还是问话,他停止了动作,站了起来

“这里离村子不远了,我去拿点药来,你坐在这等我行吗?”

河童停止哭泣,但仍然没有抬起头来看他,人类见她没回应,就往村子的方向跑去

“乖乖等着哦!”

她抬起头,看着人类渐行渐远的背影,竟然露出了有些落寞的表情。

而接下来的她并没有逃走,而是径直倒在了路上,精疲力竭的她很快就睡着了。


人类回来已经是几个小时以后的事了,说是不远其实是骗人的吧。在他离开的期间我一直守护着熟睡的河童,确保她不会遇见什么危险。

人类看见睡着的她没有把她叫醒,他将她抱起来放在了一棵树的树荫下,正午的太阳还没过去,被阳光照射到的地方依旧很热,少年打开带来药箱,把瓶子里棕色的药膏抹在她淤青的位置,然后拿布条缠住。包扎全部完工后,他坐在了河童旁边,等着她醒过来。


下午二时左右比正午的时候更热,地面的温度扩散到空气中,让人招架不住。我有些没耐心等待了,正当我打算回去的时候,河童醒了过来,当她看见坐在身旁一直看着她的少年时,脸又发烫的厉害。
“啊啊啊啊…啊你你你…!”她往后退了几步警惕的盯着少年。

“啊!你醒了!”少年侧过脸笑着看她狼狈的举动,“药已经擦了哦,应该不会那么痛了”他眯着眼睛笑起来,很是亲切,河童紧绷着脸看了看自己被布条缠住的脚踝,又再次抬头死盯着人类

“你你你在我腿上做了什么…?为什么要把它绑起来?!”在河童的社会似乎还没有这种医疗的方法,对于被抹了药绑起来的脚她似乎很震惊,又很害怕

“这个啊,我在你被撞紫的地方抹了些可以缓解疼痛的药,可以让淤血尽快消失掉,那些小擦伤也能尽快愈合,缠绷带是怕你到处跑把伤口弄脏发炎了”人类解释的时候我也学到了不少;原来那种白色的布条叫绷带啊,有些庆幸能学到新东西。

“这样…吗…”河童眨了眨眼睛,仔细的看着被缠的很漂亮的绷带“对不起…质疑你了”她有些羞愧,语气也弱了下来

“谢谢你…”平时大大咧咧的她竟然变的不可思议的文静

“哈哈没什么啦”少年又笑了起来“我是竹,是村子里松下的儿子”松下?估计是人类特有的姓氏吧

“我叫荷取…”她的声音很小“河城荷取”

“和你很配的名字呢,很可爱”人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荷取再次害羞了起来

“没有的事…”她脸红着辩解到“很普通的名字而已啦…”

“哈哈别这么说”我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类的男子笑起来确实很好看“那我们现在算是认识咯,小荷取”

被人直呼其名的河童看起来很意外,但可以从她的神情中看到隐藏不住的喜悦。

他们聊了很多,河童骗她说自己住在山顶废弃的屋子里自给自足,从没到山下的村子里逛逛,而少年意外的相信了,并告诉她山下的村子里会发生的事,像是村子里有位和蔼可亲的老师,对学生很严厉但为人处事都很圆滑,但她总是在满月日闭门不出;或者是村子里的御阿里之子有着前代的记忆会记录每天发生的事,作为历史传给下一代;还有经常会到村子里拜访的博丽的巫女,那个神社世世代代的巫女都是领养的孩子。

因为都是些我不知道的见闻,我很识相的把它们全都记了下来,偷听是件充满罪恶感又很开心的事,不知不觉天色就暗了下来。

人类告诉他他明天这个时候带药来给她换药,并嘱咐她不要剧烈运动,以免伤口裂开发炎。看来并不知道身为妖怪的荷取伤口只要泡在绝对干净的水里就可以快速愈合,但河童还是很听话的点了点头,挥手和人类告别后,她晃晃悠悠的向家的方向走去。那天晚上,她没有回到水底的家,而是躺在一片淌着水的浅滩入睡了。

而我在一天的跟踪后也心满意足的睡着了。



【相信我这只是第一段!!!((((;゚Д゚)))))))我还在写我还在写嗯嗯!而且不要吐槽名字中二啊啊啊啊啊啊】










Ayasei-Cosplay:

Date: 2015.01.11

2015年的首次COS! 本來不是出這套的...因為另一套衣服有點意外情況.....我好像已經有6年沒出過法伊了....用不同的心情、氣場、妝臉重出以前的角色其實也蠻有趣XD --- Photo by Zue